更正—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8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8號)

 

回覆諮詢:

1、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已經對你的諮詢公開做了答覆,你現在又來問重複的問題,再回答你一次,你的上師是誰我們不點名,你問他為什麼沒有學「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還要說學了?那他就是說假話騙人,總部不需要任何方式去審查,總部非常了解哪些人學了「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因為總部有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承記錄,第二代傳人具有第三代傳承者又是誰,第三代傳人姓氏名誰,目前沒有第四代傳承,是清清楚楚的。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7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7號)

回覆來信諮詢:

1、你所諮詢的那一位你的上師,他沒有「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的傳承,他修不了具有正法傳承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如果有修,那就是魔妖的傳承。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6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6號)

 

來信諮詢:

1.聖解仁波且所學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是不是正法傳承?我們是否可以參加他主修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

答:聖解仁波且所學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是正法傳承。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5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5號)

來信諮詢:證達法師、香格瓊哇仁波切、龍舟仁波切和隆慧法師的具體考績。這幾位法師、仁波切是以四大類中的哪幾大類、具體又是以哪幾條考取的段位?想知道他們的強項是什麼。

答:證達孺尊是通過筆試和聖考考到的金釦一段聖者;香格瓊哇仁波且、龍舟仁波且和隆慧法師是通過筆試、聖考後,今年年審考到高僧的段位。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4號)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4號)

諮詢中心回覆了好幾個諮詢的問題,不可把另外的一個問題加在一起看,比如:

1. 有人說他到美國就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家住過,是在考取段位之前還是段位之後的事呢?

答:只要現在不是金釦段位,這個人打從第一次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開始,就從來沒有住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住所的內苑,和現在時間或過去時間考取段位無關。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3號)

總部諮詢中心剛剛發出公告,你們就即時來諮詢,總部為你們祝福,你們終於有求正知正見的覺悟了,如果上了邪惡之人的當被假話蒙蔽,埋在心裡迷惑不解,只有一輩子被騙的份,落得悲慘了結。

回答以下幾條諮詢:

法德法師她學的南無大悲觀音菩薩加持法是正法傳承,但她本人還沒有拿到傳下一代的傳承。

公告了大家,不點名的原因,如果點了名,說假話騙人之師就會傷害你們,他既然敢說假話騙人就不負因果。不點名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希望給他一個機會改過,當然,實在是騙子惡人而又繼續為惡,不予悔改那就會點名。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2號)

回覆諮詢:

「佛法勝義火供」和「佛法普通火供」其加持殊勝力是天差地別,是大山與塊石之別,「勝義火供」稀世難逢,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他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的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二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除了金剛伏魔親觸火壇之外,另有一個金剛伏魔缽,缽內啟三用:一、眾生罪障黑業,二、頑劣惡魔,三、暗送菩薩一表。

世界佛教總部諮詢中心回覆諮詢(第20180101號)

回答以下幾條諮詢:關於旺秋仁波且和智壯法師所修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是不是正法傳承?答覆如下:經核實,旺秋仁波且沒有正法傳承,是妖邪化身的假觀音菩薩加持法。智壯法師修的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是具正法傳承的。如果你們知道還有誰在聲稱他能修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或已經在為信眾修法,你們應即時來信諮詢總部,諮詢處有問必答!因為要即時防止邪師假借修南無大悲觀音加持法來斂財,行騙世人。為了利益大眾,對任何人來的諮詢有問必答,我總部保護諮詢人,故不會公開姓名,也不會私下告知於人。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

「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覆」是鑑於世界佛教總部對內密灌頂,已經發過公告,但到現在還是有人沒有看,看了的也沒有認真看懂,這對佛弟子要取得福慧增長,學到大法成就是很難的,而且沒有看懂,往往都會誤入歧途,甚至走入邪道,原因是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佛法,比如一般人都想得到內密灌頂,但根本不知道內密是怎麼回事,對內密壇場、內密灌頂、境行灌頂與加持的區別、其中的現象、法定的表法、真假的嚴肅區別、要什麼資格的上師才能做內密灌頂?借灌內密的師資又是什麼?空中飛行的人能建內密壇場嗎?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對咨詢的回覆(第20160102號)

上述是一位佛教徒來信咨詢關於上師考驗弟子的事情,其實,考驗弟子本身就是不應該的!對一個弟子的觀察、看他的言行舉止是否“從善其流”,這倒是應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