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禄东赞法王 禄东赞法王圆寂之前,自己磨墨写下“拜别文”,落笔剎那,潇洒圆寂。 禄东赞法王生死自由,墨迹未乾说走就走,荼毗后获得舍利坚固子,绿、青、黄、白、黑史无前例的五色舍利花,坚固牙齿舍利一枚,表所说如语实语。   佛教中的生死自由、自由掌控生死,一直都是个传说,但在2018年9月,我却亲眼见到了!! 释迦牟尼佛的佛教在世界弘扬了两千多年,支分派别,各立宗风。祖师们、高僧大德们,都离不开演说自己拥有的最好教法,标榜各自都能教人最终成就解脱。结果如何?事实证明,在实际的解脱中,歷史上真正成就的人非常少,而修法未得成就者甚多。取得显赫成就的,如:达摩、慧能、憨山等,近代有虚云、慧明、胜清等长老,又如有莲师、宗喀巴大师、嘎玛巴大师、阿底峡尊者、月贤王尊者等。但这样的成就圣德何其稀少,尤其近百年来,末法时期愈入深透,真正的如来正法几乎已经失传了。包括现代享名于世的高僧大德等头衔人物,到临命终时痛苦而终,生死未能了脱,更谈不上生死自由。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来大法带到了人间,恢復了释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续佛慧命,更带至了深化捷径成就的佛教宗风。比如《解脱大手印》,比如“胜义内密境行法”的灌顶,以及无与伦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无前圣,说之不尽,道之不完。都知道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圣量,确实,都拿出了事实摆在那里。可是,笔者想提示一个问题给大家思考,这是羌佛的成就,如释迦牟尼佛一样,是佛陀自身的成就,与我们没有关系,真正与我们息息相关的,是要能教人成就。这才是至要至要!我们对此实地考察,的的确确,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长老、意昭长老、因海圣尊,又如候欲善圣德,林刘惠秀圣德,赵玉胜圣德等等,在实践中证明了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显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总部主席禄东赞·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惊世记录! 禄东赞法王一生拜学过很多佛教着名人物,自1995年拜第三世多杰羌佛为师以来,好似拾到了珍稀至宝。恰如汉人中唯一的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格西在答记者问中,说他自己学佛六十年,不如跟羌佛学一天!这是什么概念啊!禄东赞法王学到羌佛传的行与法后,放弃了所有以前学到的没有效果的法,专修羌佛所传甚深佛法,证量突飞猛进,福慧圆满,2004年展示了大力王金刚之力,在胜义浴佛法会上,当眾抬起四千多磅重的浴佛莲池取水,2009年当眾修法神识出体取得金刚丸,最终明心见性,证到了法身,有银盒带至今传世弘扬。 2015年台湾觉行寺兴建筹备委员会邀请禄东赞法王出任觉行寺方丈,7月16日禄东赞法王给觉行寺兴建筹备委员会的信中,告知他不能担任觉行寺的方丈,因为他没有因缘了(见《圣德高僧们的重要答復-第十八道答案》)。 在2017年依固圣德的文章《我敢保证功德与罪业、佛降甘露》中,引用了禄东赞法王的原话,告诉广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禄东赞·慈仁嘉措,根本没有资格做古佛寺方丈……任古佛寺监院都还不够格呢,更何况我已经没有瞻仰礼拜古佛寺的因缘了。……我虽然对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间,我就没有把握,因为不知道阿弥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间现身礼佛,除非南无羌佛恩师召唤我。” 如此有把握的预知生死,是何等大法才能得到的成就啊! 世界佛教总部在2018年的第20180102号回覆谘询中说:“ 今天总部两位董事去请示法王,有人问法王什么时候圆寂,禄东赞法王说,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会尽快把最后一场法修了,写下决定圆寂书就圆寂,不会耽误时辰。”圣德组的圣德们听了,立刻进入择诀观照,发现禄东赞法王已经圆满证达三段金扣上尊位! 法王能如此断言,为什么?当今这个世界,哪里能找到如此生死自由的佛法?已有近百年没有发生过如此震撼世界的佛法了。法王说他要等到最后修完一场法就尽快圆寂,他要等的是什么法?他又要留下一份什么样的决定书?反正很快,无非就是等一场法会的时间而已,是空洞的说辞还是真实的大法,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2018年9月,禄东赞法王祈请佛陀恩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修一场胜义的火坛大供,他说:“ 用这最高最大的如来正法,来证明那些在社会上打着宗派传承旗号的人物是凡是圣,是不是失传正法的佛教外行。这些带邪恶见的人,他们在网上社群中大力破坏诽谤羌佛恩师的行与法。我们唯有这样,才能破邪显正!” 羌佛说:“ 你错了,不能为了自己让别人难过。我修不了这个法,就是要修也只能按仪轨念诵而已。”禄东赞法王又说:”就算不为佛陀恩师自己证明去修,也要为如来正法,为整个西方世界的眾生息灾祈福,为禄东赞弟子我祈请正法、圆满资粮而修啊!”羌佛说:“ 既然为整个西方的正法大事因缘,为利眾生而作祈福,你放心,这场法会要修,就算我不修,也会有巨圣德来修。” 9月17日,由一位金属制造专家领队赶制了一具黄铜坛炉。9月18日,禄东赞法王处的宣慧师姐送来了烧护摩火供用的檀香木和木炭等。9月19日,“胜义火供大法会”在美国圣蹟寺正式开坛举行。“胜义火供法”是除障增福法中之王,只在八十年前由西藏的颇邦卡大师和康萨仁波且修成功过,之后汉藏两地的所谓火供法都是书本和口称是胜义修法,实际上没有圣境展显,只是仪轨念诵、世相显修。而9月19日美国圣蹟寺的这场由巨圣德主持的胜义火供大法会,金刚佛母亲临虚空,全身蓝色放光,身高巨大,网路文章说有人看到金刚佛母在虚空中用手指弹出一道闪光,坛炉就燃了,而我访问了好几个人,他们看到的不同,他们看到的是蓝色金刚佛母显形在虚空,高大庄严无比,变化身形动作,周身有电火网盘旋围绕。护摩卫士刚一祈请完毕,金刚佛母眉间突然放出一道闪光射入坛炉,剎那燃起熊熊大火!当时坛炉中只有临时放入的五块檀木,怎么会瞬间燃起熊熊大火?尔后,被捉拿在金刚伏魔钵中的妖魔拼命挣扎想要震荡开伏魔钵逃脱,就在这震动的一剎那,金刚佛母眉间又放出一道火光射向伏魔钵,只听”轰”的一声,伏魔钵放出金光火焰,妖魔及行人黑业顿时化为齑粉,金刚佛母将魔魂收往佛土教化!法会现场近百行人惊撼无比,匍匐礼拜不止! 法会上,巨圣德对行人宣布:这场法会已经修了,法王禄东赞马上要圆寂离开了。 果然,禄东赞法王说了要等的最后一场法会就是这场法会,第二天,他便沐浴更衣,进入修法,在禅坐前摆上写字台、笔墨、宣纸、涂改液,给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写下了拜别文书,当下坐化圆寂!各个寺庙的僧侣们闻悉赶到,法王早在最后落笔的剎那间,毫不拘束,潇洒圆寂。此时眾人才恍然大悟,原来,禄东赞法王的拜别文,是为眾生指明如来正法大法的所在处,是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控的,如释迦牟尼佛一样的,只属于佛教而没有派别的佛法! 下面是禄东赞法王写下的拜别文: 拜别文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师 弟子禄东赞慈仁嘉措决定圆寂 人生岁月集苦,奔走求道学佛, 从师依止多位,广钦宣化卡鲁, 顶果钦哲法王,萨迦不共道果, 勤修苦练无效。感恩佛陀师父, 解脱手印无上,密传灌顶圣法, 我达生死自由,现量见证为实, 就此落笔离世,墨迹未乾圆寂, 南无羌佛恩师!弟子东赞拜别。 2018年9月20日 (中国时报)   資料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cn/newspapers/20181020000513-260116 請大量轉發: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supreme-buddha-dharma-astonished-the-world-once-again-chinatimes-2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多杰羌佛 #祿東贊法王 #圓寂 #生死自由 #舍利花

【轉發文章】— 對 《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轉發文章—對《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在此,我向林緝光先生道歉之外,隨作些許膚淺的看法。 林先生鑑定評判《梵高、齐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文論我看了,我是在1999年英國溫布頓藝術學院繪畫系碩士畢業,也學習從事鑑定中西畫多年。梵高的藝境獨立整個西方畫壇,成為霸主,無人能及,是我崇拜的偶像。而在畫評上,我還沒有見到過對畫藝評論判定得這麼專業的,林先生的評論精闢,觀點獨到中肯,實為近年罕見扎實的藝術文評,本人頗為佩服。由於另外看到一些關於林先生的報導時,一知半解的我,被別有用心之人誤導,竟然對林先生本人作出了一些誤會的看法,我在此向緝光大師致歉。 確實,林先生身為專業鑑定評判家,對梵高、齊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立論不凡,資料詳實,論據、論點、論理,所論述之觀點,真實的反映了梵高、齊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上的超凡成就及其畫品德格。羌佛的作品,無論是水墨畫還是西方之油畫,長存於藝術歷史的長河中,有如八大山人、陳子莊的畫境,雖風格各異,卻到了前無古人之境界。盡管是歷史上的巨匠,作為PK的梵高和齊白石,畫藝已達高峰,但在與羌佛PK時,大家都能一眼看出,羌佛的畫作神形兼備,筆觸功力十足,內涵極深,用筆活透自然,技法脫俗,筆筆見功,堪為世界畫壇之瑰寶。梵高與齊白石,是各有所長所短。白石大師在傳統的東方哲學思想融匯於筆墨上,中鋒內含書卷氣,畫展老到童心,但短處是法變單純。而梵高大師是天資悟性,寫實功底較強,長處是施法頗廣,且達到畫我雙忘、天人合一、脫掉凡俗之氣,而成西方畫壇魁首。但是把梵高、齊白石的向日葵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放在一起PK,實在是不恰當的!有幾句話我一直說不出口,再三思忖後,從道德誠實而言,應該講幾句心裡話,這是以我個人的觀點評說。羌佛的向日葵與梵高、齊白石的手筆一比,稍懂一點畫藝的人都能看出,兩位大師的向日葵,從筆觸、韻稚上,明顯帶有呆匠之氣,還有那麼一點拘謹,含儲有標本的氣息。 有一位西方友人說:林先生在文章中的觀點是東方人的觀點,西方人不一定認同。一聽這句話就是一個不懂藝術的人說的外行話,藝術根本沒有東方人和西方人的觀點,藝術是直觀的世界語言,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好的東西是活透的、有生命力的,不好的東西是呆板的、死匠的,藝術之間相互對比鑑賞,不需要外加論評,就能看出好壞。好的東西,行家都難以臨摹下來 ,因為技法、神韻含藏於藝術之中,難以捉摸;不好的東西,有繪畫基礎的人都能輕輕臨摹,仿製相同,因為技法、藝境、神韻平淡普通。我相信東西方只要懂藝術的人,都是用眼睛和心靈感受到藝術的好壞差別,而不是像那位西方友人貶低有的西方人似乎看不懂藝術,而是取捨文字的說法來判斷藝術的好壞。其實,西方人的見地觀點是不低於東方人的境界,這是人類的共性審美觀,不是危言聳聽觀,除非某一個人一點藝術細胞都沒有,那還跟他說什麼呢?什麼都不用說了! 我聽說在加州柯文納,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有一張羌佛畫的《龍鯉鬧蓮池》,被法庭作證的評估專家評估價值為5900萬美元,若能有人複製成功,可領取600萬美金的獎。我不是想要領這筆懸獎,而是為了藝術的探討。我去藝術館實際臨摹過這張畫,果然非同凡響,最終體驗到了羌佛的技法之高妙,我無法成功。梵高、齊白石的畫我也臨摹過,有親身經歷的體驗,兩位前輩的藝境,與羌佛的藝境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沒有可比因素。 我再次感謝林先生的論評中的精闢分析,令我有幸能夠多了解學習到更多藝術的見地。 關官豪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資料來源:【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請大量轉發:【轉發文章】— 對 《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sunflowerpk-comment/ #第三世多杰羌佛#梵高 #齐白石 #艺术

【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请看下面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谁厉害的结果 我在画坛度过了六十多个春秋的生涯历程中,有了这几十年的体验和实践,结识了不少名家高手,尤其是担任北京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中心的总顾问,和书画评审鉴定专家以来,主要的工作是鉴定和评审东西方的画作,而所鉴定过的名画至少也有几万件了,特别是荷兰的大师梵高和东方一霸的齐白石的存世珍品。 梵高、齐白石都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一个是代表西方的顶尖高手,另一个是东方画坛的特级大师;都是从各自的古典文化传统中吸取精髓,而创作新的风格和宇宙观,成为新时代和新潮流承先启后的艺术创派宗师。从他俩的作品中可以反映东、西方传统文化不同的特质。而对于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能影响整个世界的艺术文明到什么程度?是怎样的境界能导致他们成为世界美术史上,挺立的丰碑而令人高山仰止呢? 绘画评论家们把梵高、齐白石两人的作品拿来互相比较孰高孰下,而结果两位各有千秋,并且都是艺术上登峰造极不败的战将。但最近又有艺术评论家们又搬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画向日葵”和“国画向日葵”,做出了非比寻常的一番不同评价,而将梵高、齐白石再拿来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比较,孰高孰低谁更厉害而成为高手中之高手。梵高、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比较结果,给了人们极大的启示。 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以来强调理性分析,追求形似的传真写照。利用光线、质感和细节呈现出一个写实的立体透视空间,而数百年后到了梵高的年代,对于形似以及光线的明暗人物黑扳的反感,而开创了适合他自已的,色彩明亮、瑰丽雄劲、交错的笔触的印象主义,成一代之宗师而铭刻于西方艺术文明的丰碑里。当人们一想起梵高,就会想起他独特的个性和目光如电的眼神,满身是劲,时刻都为追求艺术的灵感而栉风沐雨。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而且还有点神经质,自信心非常强烈;就因为他有此特性,对他自已喜爱的艺术一往直前,而无后顾之忧,他热爱自已的作品而傲视一切,他宁可遗世独立而不屑与同时代的画家们为伍。他的作品色彩明快,笔触如风起云涌般翻腾于天空中,他所画的田园、人物、花卉、等等生动活泼,每笔都是由内心的情感转化而来,开在他丰富多彩的自画像中,和超尘脱俗的“向日葵”,灵气迫人而动人心魄。 从梵高的绘画创作精神和立意中,能寻觅到他对中国水墨画有深刻的研究和认识。正因为如此,他在用笔、造形、设色方面,施展出中锋和排笔的手法。他笔下的《圣经》以几笔排成,又如他所绘的自画像,脸上的线条和色彩,已到达超凡脱俗的境界。而这些笔触我们不难发现,他吸取中国画的养份与精髓;故梵高的作品也远胜于其他西方油画家,如塞尚、高更等同时代的画家们,脱颖而出成为绝代高手。这是与东方的中华文明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艺术,如点彩派、德国表现主义和印象派等有着紧密相连的关系。他到最后,画到人我一体、天人合一境界时,已到了无拘束的“任自然”境界。因此他不知道还有自我的存在,而只有艺术观和宇宙观,而“任自然” 是中华文化老子哲学的精髓。他拿刀子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于忘我于画的境界中,对当年社会的不公平与怨恨作出无言的反抗。 齐白石其实对印象派、野兽派、写实主义等西方绘画都有深厚的研究,取西方之精髓,融汇东方艺术的传统精神,自创一派而成为二十世纪国画大师。他落笔沉稳而力透纸背,他用羊毫笔而以书法入画,其线条刚健有力而带有婀娜多姿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像铁线描般钢圆而有弹性。他的笔所到处随心所欲而自然天成,并配以如碑刻般强壮雄健流畅的书法。这种随心所欲的“任自然”的艺术思想,正是中华民族老子哲学和艺术文明的泉源;而又和梵高借鉴老子的哲学思维是一致的。齐白石在绘画中喜欢留白,而留白在黑白的中国水墨画中也定为是一种素彩,所谓墨分九色(中国古书墨分五色),这就说明了白色的纸和黑色的墨都是色彩。齐白石的作品有精密细致的一面,所画的昆虫如蚱蜢、螳螂、蝴蝶等,非常精致和色彩灿烂,而有些作品却是寥寥数笔,意到心不到的忘我境界。无论笔下所画的一切,生动活泼而跃然纸上,而灵气动人经络。 总之,他落笔胸有成竹,童心意趣浑然天成。 最近有人拿梵高和齐白石两人的作品“向日葵”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向日葵” 比较,看谁绘的更厉害与超群,或对后世的影响更广和深远。而我对梵高、齐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作品过目较多,正如我九岁在老师的启蒙下开始研究和鉴赏齐白石的画作,十四岁开始欣赏梵高的作品与研究,都己经数十年矣!同时,我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神往己久。为了却我的欲望和心愿,还直接乘飞机从纽约到三藩市参观“美国国际艺术馆”和到洛杉矶欣赏“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的珍藏。这两间艺术馆雄伟庄严的建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艺术馆内珍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迹藏品,有不同材质的各种创作,有豪放的、也有细致妩媚而令人震惊的,不一而足;而唯一没有给参观者欣赏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向日葵”。当我听说有评论家拿梵高、齐白石的“向日葵” 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比较时,我自然地觉得,就以我数十年对梵高和齐白石所作的研究和经验,觉得他们三人的艺术境界是旗鼓相当的,而关于比较他们三人的“向日葵” 作品,高低之分还是有的。这包括构图、色彩、用笔、线条、神韵、灵气等等,都是可以比较谁画得更好,或者换句话说,谁的作品让观者更喜欢和给人们更大的喜悦,又或对整个世界文明和艺术观与哲学的影响更大呢?因此,我们会毫不含糊地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三人中论情性与修养,梵高会是三人之末;论功力,齐白石也在梵高之前,而梵高在西方文化中己是顶尖的强者。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现世纪的佛陀,大慈大悲渡众生而又非凡夫俗子之身。以佛陀的修为,不用说都在梵高和齐白石二人之上;以绘画的创造和功力,佛陀又岂是凡夫俗子们所能及的?就这样,胜负立判。 当那些评论家们把梵高和齐白石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 进行了一番细心的研究,同时他们进行了临摹三人的“向日葵”作品,在临摹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后,确实深深感觉在实践中更能认识,如真正要达到他们的境界,虽不太容易而并不难。而对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作品,临摹起来比较吃力,虽反复试了多次,不但神韵,就连外形都难摹仿。羌佛的“向日葵” 很明显地有扎实的中西画基础和传统功力,而精华粹汇,自成一派的笔触、情调与色彩。色调与笔痕浑朴厚重,温润与华美,其笔触与神韵生动活泼而融为一体,而有出神入化的磅礡豪迈与灵气,和强大的生命力。对于多杰羌佛的油画插在花瓶中的“向日葵”,画艺高绝而异变多端,构图简单玄妙,花朵大方自然,到了让人无法捉摸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灵气迫人。关于他的水墨“向日葵”,笔法豪放自然,挥洒自如,笔力沉雄稳健而飘逸如金石般韵味;从上到下,整幅画呈现和谐而有动感的境像,而自然地表现活鲜的生命力、潇洒与灵气的精神。 西方文明的梵高,东方文化的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三人的比较,因为文化的差异而各有千秋。而二三百年后,能够影响整个世界的,才是永恒的丰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 而对现世的人们来说,你心中喜欢谁?谁就是最厉害的! 请看下面六幅画的对比: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一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第三世多杰羌佛水墨作品《向日葵》 第三世多杰羌佛油画作品《向日葵》 林缉光 2018 年10月26日 資料來源:http://linjiguang.blogspot.com/2018/11/pk_33.html 請大量轉發:【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sunflowerpk/ #第三世多杰羌佛#梵高 #齐白石 #艺术

【轉發文章】有些人,比豬還笨!

  【轉發文章】有些人,比豬還笨! 不是罵人,沒有絲毫辱豬的意思,在佛教中都是眾生平等,我只是在陳述事實。人們經常把笨人說成比豬笨,但有豬會救人、會感恩,“菌中之王”松露,只有豬才最會找,人不能及其項背。所以,有聰明的豬,也有愚蠢的人。有很多人,愛吃會睡比豬強,腦子卻比不聰明的豬還笨!比如面對祿東贊法王的大成就,很多人就是一句“祿東贊法王成就了,真了不起!”就完了,繼續他們混吃混喝什麼也不想的日子。問到法王留下的“拜別文”什麼含義,他們說:“法王圓寂了,跟佛陀師父告別,很禮貌嘛。”唉,這些人既愚蠢又可笑,腦袋裡裝的就是笨豬腦髓! 這些所謂佛弟子,有沒有思考過這件成就大事背後的深義?有沒有想過,祿東贊法王的成就,就只關係到法王一個人的成就嗎?拜別文,就只是拜別、告別而已嗎?法王三次預言,說明什麼?精準無比的剎那生死自由,說明什麼?這麼明顯都不懂,難道不是笨豬腦袋嗎?哪一個法王有祿東贊法王的堅固子、舍利花的上等品相呢?法王到底想要對我們說什麼?我們有沒有看到祿東贊法王為我們證明的成就方向呢? 首先, “生死自由”的含義到底是什麼?學佛的人對這四個字說得很順嘴,但都是過嘴不過心,並不真的知道生死自由需要多大的本事和力量。人類生死,這是亙古以來最大的恐懼和無奈,沒有哪個凡夫能在無常面前自由!沒有哪個凡夫能推延、提前、抗拒、掌控死亡的到來!唯一只有學到真正佛法、證到“生死自由”的佛教大成就聖者可以!生死自由,那便是不受任何外界力量的約束,上至佛菩薩,下至閻王殿,都不影響我的自由,什麼時候生什麼時候死,全由我自己一個人決定,甚至已經死了,想起還有什麼事沒辦完,那就再活過來,辦完事再走。“生死自由”與“預知時辰”是完全不同的,用句俗話,預知時辰只有知情權,而沒有掌控權,能知道佛菩薩什麼時候來接走自己,這當然已經很了不起,但佛菩薩來接的時間是佛菩薩定的,他自己左右不了,自己是被動的,不能自己說了算,自己並沒有達到真正的自由。 祿東贊法王的成就呢?從兩年前至今,他從沒說過一個具體要走的時辰,只公開預言說是要走了。直到世界佛教總部兩位董事問他何時圓寂,他說的是:會等到最後一場法修了,盡快圓寂,寫下決定圓寂書,不會耽誤時辰。這是什麼意思?從來沒說具體圓寂的時間,只說到最後一場法,這最後一場法可以是任何一天的法啊!這並不是提前預知一個圓寂的固定時間,那又為什麼說到不會耽誤時辰,時辰都沒有耽誤什麼時辰?筆者直至見到“拜別文”中那一句“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才恍然大悟,我的天吶!原來是他給自己定了一個圓寂離世的時辰,就是他寫拜別文“落筆”至“墨跡未乾”之間!!!這麼短暫剎那的時間他說走就走,何其瀟灑的大成就,何其自由而精準的生死掌控!!! 所謂有些作上師的,佛弟子們,你們還沒什麼感覺嗎?難道你們真的比豬還笨嗎?你給自己定個圓寂時間試試?你說走就走試試?你能嗎?你連自己明天出恭的時間都掌控不了,還掌控生死?那不是包天妄想嗎?凡夫,生死自由的絲毫氣味都沾不上! 祿東贊法王的堅固子及舍利花 難怪啊,祿東贊法王荼毗出史無前例的上品堅固子和舍利花。堅固子和舍利花,是以成色、品相的圓滿美妙程度,來鑒別成就者的高低等級,而不是依數量。也就是說,品相成色越好,代表成就越高。祿東贊法王荼毗出的堅固子,潤澤圓滿,晶瑩光潔,毫無瑕疵,舍利花更是五彩絢麗,尤其是鮮艷的孔雀綠和紫羅蘭色舍利花,幾百年難得一見,代表著摩訶薩的成就,是真正的至寶聖物。現準備在美國聖跡寺造塔供奉。 有人問為何祿東贊法王成就如此之大卻保留不了肉身不壞呢?對此,法王臨走前半小時,一邊磨墨一邊對身邊的人說: “佛陀師父的弟子中,肉身不壞的成就者已經很多了,比如普觀長老、果張長老、通慧長老、悟明長老等等,但是,佛教歷史上,留上品堅固子和舍利花的,卻極其難見,到時候我就來證明一下我羌佛恩師傳我的至高佛法吧。我雖然肉身金剛不壞,但我不留肉身,荼毗火化了,好讓大家看看這世界的佛法真鋼在哪裡。我的羌佛恩師,是佛法之冠,豈止是渡人成聖,包括人非人等皆於皈依修法解脫。我圓寂后不久佛陀師父就要收一批外道上神、中神、神靈弟子,到時候你們會見到特別大的聖境現前,神靈在聖跡寺入大雄寶殿的時候,會發生地震,但是這叫大地震動,不是傷害任何眾生和物件的地震,等著看吧。”果然,2018年10月10日下午,羌佛在聖跡寺為外道王爺、千歲、虎爺等作皈依,5點56分,發生地震了,當開初教尊擔保成功時,打不開的法門終於由護法打開了,驚世的聖境在眾人面前展現,在場七眾弟子驚歎興奮不已。 祿東贊法王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佛弟子們,放眼當今整個世界,有誰能及?說實話,近百年來,佛教各宗各派,到底成就解脫了多少人?每個宗派都說自己這一派擁有讓眾生成就解脫的妙法,但是,幾十年修下來,像祿東贊法王一樣真正掌控生死的,全世界幾億佛教徒中,有幾個?沒有一個能跟法王一樣精神抖擻磨墨寫文,落筆剎那西去!讓人悲哀的現實是,許多宗派的長老們自己都不能解脫成就,在痛苦中死亡、輪迴,他們座下的弟子,就更不要提成就二字了。遙想當年,且不說釋迦佛陀住世時的成就盛況,就說西藏蓮花生大師弘法時期,成就者多不勝數,噶陀寺一個派系,七百年間就有十萬人化虹光成就。但如今呢?各大派系包括噶陀寺,近百年來究竟有誰化虹成就?化什麼虹了?一個都沒有,連著名的法王都沒有成功過一個!有句本不想說的話,他們早已失傳了佛法,但為了維持自己的威名,現在的做法是,將未能成就而去世的宗派寺主長老肉身,抬到隱秘不准人去的地方,用七天時間,強行人工做成縮小到手肘高,對外宣稱是虹光身成就者。太可悲了!而漢地叢林中,如今哪裡還能看到如憨山、慧能、馬祖、虛雲、法尊、聖欽、太虛、正果、心寂、遍能等等生死自由的大和尚高僧?現在絕大多數被稱作高僧的人,包括上述高僧的弟子,不僅沒有任何生死自由的成就現象,最後基本都在醫院病床上呻吟了結。這個時代,成就解脫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幾乎聽不到了,預知時辰、生死自由已經變成了一種神秘的傳說,變得根本不現實了。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真正的佛法失傳了! 這不是憑我自己判說的,著名的青海隆務寺卡索老活佛,曾在接受訪問時說:“人心壞了,佛法也散了,我們的藏經閣全被燒了,各地的寺廟也都是這樣,很多典籍都是了不起的文化財富呀,不光是我們出家人,也是整個國家的寶藏。我從83年開始到處搜集,重刻經板,但力量有限,資金也有限,我的主要精力和幾乎所有的錢都用在刻經板上,到現在能恢復的大概也就20%左右,大多數的經書法本已經永遠的失傳了。”聽到了嗎?你們想要學的真正的佛法,在那80%失傳了的法本中。 老活佛說得很現實。例如眾所周知的勝義火供法,87年前,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切修成過真正勝義的火供法,之後呢?誰見過?全世界的火供法都只是念誦儀軌,各種人為儀式,根本沒有勝義二字可談,因為它失傳了,沒有了,它就是卡索老活佛說的失傳的80%的佛法之一。但是,2018年9月19日,就在美國聖跡寺,很多佛弟子親眼看到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傳承的巨聖德修成了失傳87年的真正勝義火供法!這容後細說,我們先來解讀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 法王在拜別文中專門說到自己曾經拜師求學的經歷:“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這也正是卡索活佛說的佛法失傳的實際體現,一旦真佛法失傳,無論向多少身份地位顯赫的人求學,無論多麼勤修苦練,最終只能得到兩個字:“無效”。 學佛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解脫成就,脫離輪迴嗎?可縱觀當今佛教界可悲的現實,哪裡還有了生脫死的真正佛法?佛弟子們的解脫之路究竟在哪裡?難道無量的眾生就這樣隨著佛法的衰微而沉淪生死了嗎? 祿東贊法王的福報因緣畢竟是不同的,他有幸依止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學到了真佛法。因此,他在“拜別文”中接著說:“感恩佛陀師父”——源(他學到的真佛法來源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脫手印無上”——行(他按“解脫大手印中”羌佛所傳無上修行法要行持),“密傳灌頂聖法”——法(他得到了羌佛密傳灌頂的真正佛法),“我達生死自由”——道(他依羌佛傳法修持,已證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例(他今天就拿出修羌佛所傳法的真實成就來證實),“就此落筆離世”——期(他定下要在什麼期限圓寂),“墨跡未乾圓寂”——時(他在寫下最後一句時,不等墨跡幹掉就圓寂),他寫到做到了! 法王短短一紙拜別文,含攝“源、行、法、道、例、期、時”,顯示了圓滿的證道成就過程!這是一個真正自由於生死的大成就菩薩告訴所有佛弟子的話,他在用自己的實例告訴我們,其他上師法王、法師高僧們教他的佛法沒能讓他有受用,而他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求學來的,是最圓滿的無上大法!是他的佛陀師父羌佛所傳的《解脫大手印》的行與法,讓他結成了生死自由的聖果!除了祿東贊法王,還沒有發現佛史上誰做到過這一顯聖。他的顯聖是在證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太大、太高、太無上,是無聖可及的!法王寫的拜別文是在告訴我們,不要走歪了路,失掉機會了,真正能令眾生達成解脫成就的無上佛法,在他的佛陀師父——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那裡!!! 事實就是如此啊,佛弟子們,實例都擺在眼前的,當今的佛教界,你在哪一宗哪一派能看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弟子的成就盛況?羌佛座下成就解脫的弟子,何止祿東贊法王一個!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這個世界弘法以來: 一九九一年,王靈澤大居士聖尊,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生死自由得大成就,某日當街而坐為有緣人講法,講說善惡因果,講極樂世界之美妙,講法性不滅、頓超直入,講羌佛所傳真正佛法的博大精深。街上一聞聽王老講述之人問:“王老你能生死自由嗎?”他說:“能”。問:“什麼時候呢?”他說:“現在。”說罷將凳子一推,就地盤腳坐化往昇極樂世界,當街盤坐七日七夜,端正如鐘,周遭善信無不震驚膜拜。後荼毗得堅固子十三枚。 一九九一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趙賢雲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預知往昇時辰,往昇前三天回老家與親人話別,說自己要去極樂世界了,親人們見她面色紅潤健康,還以為她在玩笑,拉著她打了一陣喜樂麻將。三日後夜晚,她與子女通曉閒話家常直到天亮,她忽然坐起說觀世音菩薩來接她了,結手印坐化往昇極樂世界,家人鄰居親見觀世音菩薩駕臨接引,圓寂後三日,法體仍紅光滿面,栩栩如生。 一九九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闕祥壽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全身兩次大放毫光,照徹黑夜如同白晝,達虹光成就,家中不學佛的後輩們親見,當下發心棄惡從善,包括他那殺豬為生的女婿,放下屠刀,皈依學佛。 中國佛教南傳第一站的霧中山開化寺方丈普觀老法師,與其師弟接王寺方丈果張老法師,在一九九二年夏的一次禪七中,得護法菩薩告知最偉大的聖德駕臨,法師當即出定中斷禪七,擂鼓鳴鐘,率大眾擺駕恭迎最偉大的巨聖第三世多杰羌佛,並攙扶當時年輕的第三世多杰羌佛進入開化寺。普觀法師自此虔誠依止羌佛座下學法,一九九八年,他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功行圓滿,生死自由而圓寂坐化,至今肉身金剛不壞盤坐塔中。 二零零一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多杰洛桑老法王,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預知時辰圓寂,荼毗時,其金剛之身於烈火中焚燒六個小時不壞,經祈請後肉身才火化成功,並拾得堅固子一百四十一枚。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候欲善教授,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預先去西方極樂世界遊覽,返回後依照與阿彌陀佛約定的時辰按時往昇。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林劉慧秀居士,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先預覽極樂聖境,再按時坐化往昇極樂世界。 二零零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弟子余氏一家的再三懇求下,將已經死亡、瞳孔放大身體冰涼的弟子余林彩春召回人間,讓她過完七十歲生辰後再往昇。果然,余林彩春復活清醒與家人團聚慶生後,按時往昇極樂世界,臨終面帶微笑,極樂世界迦陵頻伽聖鳥環繞唱誦。 二零零四年,王程娥芬大居士,修羌佛所傳彌陀大法,往昇極樂世界,荼毗出六十多枚五彩堅固子及上品舍利花。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唐謝樂慧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並荼毗得堅固子二百多枚。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盧全芳居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眾人親見西方佛國打開天窗,阿彌陀佛親臨接引,荼毗出堅固子四十九枚。 二零零五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王篤川教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往昇極樂世界,荼毗出堅固子二百多枚。 二零零四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釋了慧法師,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阿彌陀佛親臨接引,法師已坐上蓮花,但她親耳聽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告知阿彌陀佛希望暫時留她下來,不要接走,阿彌陀佛同意,於是她至今仍健在於世,據知她現於國際佛教僧尼總會做法音工作。 二零一二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噶舉雪巴派法王,西巴寺主大西拉仁波且,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身體大放虹光,圓寂后十八小時身體仍熱氣騰騰。大西拉仁波且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便虔誠依止羌佛座下學法,在本世紀初妖孽對羌佛心生不滿時,他曾嚴厲教化僧俗弟子:羌佛是無比偉大的聖者,與釋迦佛陀一樣偉大,凡夫心識怎可了解佛陀如龐然宇宙之境,無論羌佛在東方西方,隨時都觀照著我們。 二零一三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千年古寺江西馬祖道場龍居寺方丈通慧大長老,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坐化圓寂,肉身金剛不壞,現已肉身穿金供奉。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通慧大長老就虔誠依止在羌佛座下學法,他還在寺廟中為羌佛修專門的大殿。他去緬甸請佛像時,緬甸全國上下同時夢到他是金身羅漢駕臨,第二天都到邊境持供迎接,人山人海,舉世驚嘆。 二零一五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峨嵋山九老洞住持、霧中山接王寺方丈107歲的果張長老,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生死自由。他示現病相入醫院,已經宣佈死亡身體已經冷掉後幾個小時,又活了過來,說不能在醫院,要回寺廟圓寂。回到寺廟第二天即坐化圓寂。圓寂十一天後仍栩栩如生,有不法之人用針刺法師血管,當下鮮血流出,表法肉身菩薩之地境。果張法師多年來每每提及羌佛恩師,便悲淚長流,為周遭眾生遠隔重洋無緣受教於羌佛而難過。九十四歲時,因感念羌佛師恩及悲憫眾生而觀修聖法,突然全身大方紅光,被在場弟子拍攝下來。 二零一五年七月,祿東贊法王在寫給台灣覺行寺籌備委員會的一封信中,拒絕了他們邀請他出任方丈的請求,說他沒有因緣了,等不到覺行寺建成了。 二零一七年,釋因海聖尊,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圓寂第十日開始脫胎換骨、二十幾天後變成另外一尊莊嚴無比法容,眉毛鬍鬚變得濃密,面部變得飽滿,圓寂三十一天後依然是紅潤健康相狀賽過活人。現被世人稱為重大奇聞軼事,科學無法解答的迷(大家可在YUTUBE上面輸入因海聖尊名號即可查到相關電視報導)。 二零一七年,祿東贊法王在《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一文中,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基了:“……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二零一七年,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趙玉勝居士,因功德殊勝,羌佛請來阿彌陀佛親臨現身為趙玉勝傳法,阿彌陀佛還引領趙玉勝觀覽極樂世界景象。兩月後,觀世音菩薩親臨接引趙玉勝往昇西方極樂世界,連趙玉勝身邊的陪護和鄰居都親見此聖境。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世界佛教總部咨詢中心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公佈祿東贊法王對自己圓寂的預言:“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祿東贊法王的祈請下,由巨聖德主持,在美國聖跡寺開壇舉行。法會聖境空前,羌佛傳承的巨聖德對空喊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金剛佛母,就此一聲,當下在場的佛弟子看到全身藍色的法界女性佛陀金剛佛母飛躍翻騰來到聖跡寺上空,金剛佛母雙眉間射出一道閃電火光,剎那點燃了壇爐中的六條檀香木,頓時烈焰熊熊,完成了勝義火供,當時妖魔被金剛佛母收服在袋囊裡,掏進伏魔缽中鎮壓,動靜震駭,驚撼無比!佛弟子們,認真環顧一下,現在這個世界上,有哪一位祖師、大尊者、大法王、大法師能有本事把金剛佛母請來虛空現身,讓人親見真容,修成勝義火壇供呢?可以斷言,當今世界根本找不到一個能有如此高深的道行!更沒有人有如此真鋼的佛法!已經杳無音訊八十七年的勝義火供法,由唯一掌握著一切佛法的佛陀帶到了人間!當時巨聖德在法會上公開宣佈,祿東贊法王已經等到了他要祈請的最後一場法會,很快就要圓寂了。 九月二十日子夜,祿東贊法王寫下了給他的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拜別文”,落筆剎那圓寂。兌現了他所說的“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徹底生死自由! 九月二十六日,祿東贊法王法體荼毗後,得聖物上品堅固子和五彩舍利花。 (以上這些成就實例,讀者只需上網搜尋,即可看到報紙或其它媒體的詳細報道) 短短二十多年,羌佛座下就有三十多件記錄在案的驚人成就實例,未列在案的成就者多達數百人。更有如降養清真老法王這樣的高僧大聖者,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身體已經修成半透明狀,來無影去無蹤,再如格蘭德謙釋勒玉尊、旺扎上尊等等,還有一些不愿為世人知曉的聖德,他們都是修羌佛所傳聖法而得成就,他們的證量太過高妙,實在難以在此用片言隻語詳述,待日後另成篇章。 佛弟子們,生死,這不是無關我們痛癢的事啊!這是每個人都要面臨的切膚之痛啊!輪迴痛苦,真實得很啊!沒學到真佛法,白費一生光陰不說,很可能還要墮落惡道變貓變狗變蟲蛇,甚至墮地獄進油鍋刀山,苦難巨大啊!佛弟子們,人潮如山、聲名顯赫、身份崇高等等,這些都與你們的成就解脫沒有關係,唯一與你們自己成就解脫有關的,是有沒有真正的如來正法!你們跟誰學佛,在哪裡學佛,這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你們學到了真正的佛法沒有?!!歷史的事實已經告訴我們,學到了真正的如來正法,只要你虔誠如法修學,成就解脫,脫離輪迴苦難,就如九頭牛拉一個小石頭那樣輕鬆易得。反之,若學到的不是真正的佛法,便是你這顆小石頭,身後拖著輪迴痛苦的九頭牛,難有出期啦!佛弟子們,如果祿東贊法王的大成就,如果這麼多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們的解脫實例,都還不能讓你清醒你該走哪條路去尋找如來正法,那就只能說明兩點:要麼你是真的愚癡透頂比豬笨,要麼你根本不是來學佛求法的大笨蛋! 人生太短了,佛弟子們,該思考了,不要到無常請你喝茶了,你還是輪迴凡夫一個,還沒找到能救你出離輪迴的真佛法! 佛弟子:陳依固 肺腑之言 請大量轉發:【轉發文章】有些人,比豬還笨!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chen-yi-gu/ ‎ #祿東贊法王  #圓寂 […]

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洛杉磯聖蹟寺舉行

新聞繁體鏈接: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922/1264593.htm#ixzz5Rp2QnW00 新聞簡体鏈接: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80922/1264593.htm 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洛杉磯聖蹟寺舉行 洛杉磯/攘瓊諾桑撰 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 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菸,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灑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禮拜。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 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坐於床頭,擺上文具於法桌,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 我到達他的家中,他已經坐化圓寂,面前寫好了這篇拜別文。 其中一句是「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意思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這正是生死自由才能作到的境界! 下載: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洛杉磯聖蹟寺舉行-繁體 下載:佛史上传闻的「胜义火供大法」 洛杉矶圣迹寺举行-簡体 請大量轉發: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洛杉磯聖蹟寺舉行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great-dharma-of-holy-fire-offering-at-holy-miracles-temple/ #勝義火供大法 #巨聖德 #旺扎上尊 #勝義火壇護摩法 #祿東贊法王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維加斯新聞報)

新聞繁體鏈接:http://www.lvcnn.com/mobile/news.php?id=23255 新聞簡體鏈接:http://www.lvcnn.com/cn/mobile/news.php?id=23255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2018年09月22日 維加斯新聞報 文:劉應鴻 佛教中的生死自由、自由掌控生死,一直都是個傳說,但在2018年9月,我卻親眼見到了!! 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在世界弘揚了兩千多年,支分派別,各立宗風。祖師們、高僧大德們,都離不開演說自己擁有的最好教法,標榜各自都能教人最終成就解脫。結果如何?事實證明,在實際的解脫中,歷史上真正成就的人非常少,而修法未得成就者甚多。取得顯赫成就的,如:達摩、慧能、憨山等,近代有虛雲、慧明、勝清等長老,又如有蓮師、宗喀巴大師、嘎瑪巴大師、阿底峽尊者、月賢王尊者等。但這樣的成就聖德何其稀少,尤其近百年來,末法時期愈入深透,真正的如來正法幾乎已經失傳了。包括現代享名於世的高僧大德等頭銜人物,到臨命終時痛苦而終,生死未能了脫,更談不上生死自由。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來大法帶到了人間,恢復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續佛慧命,更帶至了深化捷徑成就的佛教宗風。比如《解脫大手印》,比如 “勝義內密境行法”的灌頂,以及無與倫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無前聖,說之不盡,道之不完。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聖量,確實,都拿出了事實擺在那裡。可是,筆者想提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這是羌佛的成就,如釋迦牟尼佛一樣,是佛陀自身的成就,與我們沒有關係,真正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是要能教人成就。這才是至要至要!我們對此實地考察,的的確確,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長老、意昭長老、因海聖尊,又如候欲善聖德,林劉惠秀聖德,趙玉勝聖德等等,在實踐中證明瞭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顯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驚世記錄! 祿東贊法王一生拜學過很多佛教著名人物,自1995年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來,好似拾到了珍稀至寶。恰如漢人中唯一的拉然巴格西——洛桑珍珠格西在答記者問中,說他自己學佛六十年,不如跟羌佛學一天!這是什麼概念啊!祿東贊法王學到羌佛傳的行與法後,放棄了所有以前學到的沒有效果的法,專修羌佛所傳甚深佛法,證量突飛猛進,福慧圓滿,2004年展示了大力王金剛之力,在勝義浴佛法會上,當眾抬起四千多磅重的浴佛蓮池取水,2009年當眾修法神識出體取得金剛丸,最終明心見性,證到了法身,有銀盒帶至今傳世弘揚。 2015年台灣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邀請祿東贊法王出任覺行寺方丈,7月16日祿東贊法王給覺行寺興建籌備委員會的信中,告知他不能擔任覺行寺的方丈,因為他沒有因緣了(見《聖德高僧們的重要答復–第十八道答案》)。 在2017年依固聖德的文章《我敢保證功德與罪業、佛降甘露》中,引用了祿東贊法王的原話,告訴廣大行人他等不到古佛寺奠了:“……我祿東贊•慈仁嘉措,根本沒有資格做古佛寺方丈……任古佛寺監院都還不夠格呢,更何況我已經沒有瞻仰禮拜古佛寺的因緣了。……我雖然對生死有把握,但到了佛土再返回人間,我就沒有把握,因為不知道阿彌陀佛批不批准我返回人間現身禮佛,除非南無羌佛恩師召喚我。” 如此有把握的預知生死,是何等大法才能得到的成就啊! 世界佛教總部在2018年的第20180102號回覆諮詢中說:“今天總部兩位董事去請示法王,有人問法王什麼時候圓寂,祿東贊法王說,他是修第三世多杰羌佛本尊法成就了生死自由的,他會盡快把最後一場法修了,寫下決定圓寂書就圓寂,不會耽誤時辰。”聖德組的聖德們聽了,立刻進入擇訣觀照,發現祿東贊法王已經圓滿證達三段金釦上尊位! 法王能如此斷言,為什麼?當今這個世界,哪裡能找到如此生死自由的佛法?已有近百年沒有發生過如此震撼世界的佛法了。法王說他要等到最後修完一場法就盡快圓寂,他要等的是什麼法?他又要留下一份什麼樣的決定書?反正很快,無非就是等一場法會的時間而已,是空洞的說辭還是真實的大法,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2018年9月,祿東贊法王祈請佛陀恩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修一場勝義的火壇大供,他說:“用這最高最大的如來正法,來證明那些在社會上打著宗派傳承旗號的人物是凡是聖,是不是失傳正法的佛教外行。這些帶邪惡見的人,他們在網上社群中大力破壞誹謗羌佛恩師的行與法。我們唯有這樣,才能破邪顯正!” 羌佛說:“你錯了,不能為了自己讓別人難過。我修不了這個法,就是要修也只能按儀軌念誦而已。”祿東贊法王又說:“就算不為佛陀恩師自己證明去修,也要為如來正法,為整個西方世界的眾生息災祈福,為祿東贊弟子我祈請正法、圓滿資糧而修啊!”羌佛說:“既然為整個西方的正法大事因緣,為利眾生而作祈福,你放心,這場法會要修,就算我不修,也會有巨聖德來修。” 9月17日,由一位金屬製造專家領隊趕製了一具黃銅壇爐。9月18日,祿東贊法王處的宣慧師姐送來了燒護摩火供用的檀香木和木炭等。9月19日,“勝義火供大法會”在美國聖蹟寺正式開壇舉行。“勝義火供法”是除障增福法中之王,只在八十年前由西藏的頗邦卡大師和康薩仁波且修成功過,之後漢藏兩地的所謂火供法都是書本和口稱是勝義修法,實際上沒有聖境展顯,只是儀軌念誦、世相顯修。而9月19日美國聖蹟寺的這場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大法會,金剛佛母親臨虛空,全身藍色放光,身高巨大,網路文章說有人看到金剛佛母在虛空中用手指彈出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而我訪問了好幾個人,他們看到的不同,他們看到的是藍色金剛佛母顯形在虛空,高大莊嚴無比,變化身形動作,周身有電火網盤旋圍繞。護摩衛士剛一祈請完畢,金剛佛母眉間突然放出一道閃光射入壇爐,剎那燃起熊熊大火!當時壇爐中只有臨時放入的五塊檀木,怎麼會瞬間燃起熊熊大火?爾後,被捉拿在金剛伏魔缽中的妖魔拼命掙紮想要震蕩開伏魔缽逃脫,就在這震動的一剎那,金剛佛母眉間又放出一道火光射向伏魔缽,只聽“轟”的一聲,伏魔缽放出金光火焰,妖魔及行人黑業頓時化為齏粉,金剛佛母將魔魂收往佛土教化!法會現場近百行人驚撼無比,匍匐禮拜不止! 法會上,巨聖德對行人宣佈:這場法會已經修了,法王祿東贊馬上要圓寂離開了。 果然,祿東贊法王說了要等的最後一場法會就是這場法會,第二天,他便沐浴更衣,進入修法,在禪坐前擺上寫字台、筆墨、宣紙、塗改液,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下了拜別文書,當下坐化圓寂!各個寺廟的僧侶們聞悉趕到,法王早在最後落筆的剎那間,毫不拘束,瀟灑圓寂。此時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祿東贊法王的拜別文,是為眾生指明如來正法大法的所在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掌控的,如釋迦牟尼佛一樣的,只屬於佛教而沒有派別的佛法!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南無羌佛恩師!弟子東贊拜別。2018年9月20日” 祿東贊法王 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在預告的時間圓寂 祿東贊法王圓寂之前,自己磨墨寫下“拜別文”,落筆剎那,瀟灑圓寂   下載: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9-22-2018-維加斯新聞-繁體 下載: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9-22-2018-維加斯新聞-簡体 請大量轉發: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維加斯新聞報)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lvcnn-supreme-buddha-dharma-astonished-the-world-once-again/   #祿東贊法王 #生死自由

(華府新聞日報、台灣時報)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華府新聞報鏈接:http://www.washingtonchinesedailynews.com/index.php/en/dcnews/%E6%96%B0%E8%81%9E%E8%90%AC%E8%8A%B1%E7%AD%92/4165-%E7%B5%82%E6%96%BC%E8%A6%8B%E5%88%B0%E4%BA%86%E4%BD%9B%E5%8F%B2%E4%B8%8A%E5%82%B3%E8%81%9E%E7%9A%84%E5%8B%9D%E7%BE%A9%E7%81%AB%E4%BE%9B%E5%A4%A7%E6%B3%95.html 台灣時報鏈接:http://www.taiwantimes.com.tw/ncon.php?num=24764page=ncon.php (請見附件)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聖蹟寺大雄寶殿   (攘瓊諾桑報導)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 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 「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 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 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 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 ,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 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 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 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擺上文具於法座,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說到「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那就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   下載:  (華府新聞日報)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下載: (台灣時報)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請大量轉發:(華府新聞日報、台灣時報)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washingtonchinesedaily-taiwantimes-great-dharma-of-holy-fire-offering/   #勝義火供大法  #巨聖德  #旺扎上尊  #勝義火壇護摩法  #祿東贊法王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維加斯新聞報)

  新聞鏈接:http://www.lvcnn.com/mobile/news.php?id=23220   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2018年09月20日 維加斯新聞報 (攘瓊諾桑報導)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稀世難逢的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儒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缽,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讓我們親自在現場見識了真正如來正法的至高偉大。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煙,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撒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禮拜。   下載: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維加斯新聞報) 請大量轉發:終於見到了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維加斯新聞報)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lvcnn-great-dharma-of-holy-fire-offering/   #勝義火供大法  #巨聖德  #旺扎上尊  #勝義火壇護摩法

【轉發文章】: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

今天我們在三聖殿拜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得到了很大的受用。由於看到了大聖德們第十五道答案,讓我們如夢方醒,說句巴心窩子的話,這些年暗伏在我心中無法解開的謎團終於扯破迷霧青天朗現。真理就是這樣,人家十六尊者都是大阿羅漢,具備三明六通,才證到了尊者,而今眼目下,只要是認證的活佛,基本上個個都有一個尊者稱號,想到都寒顫,侮辱聖賢是不帶把子。   可是我們跟大家談到有一批被尊稱的尊者時,不由得想到,他們怎麼能教導眾生呢?為這件大事,我代表大家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美國的香格瓊哇仁波且四世、拉堅仁波且二世、多傑覺拔仁波且二世、華藏寺若慧法師、智壯法師、江嘉活佛,他們還處於藍釦證量,他們能教人學佛嗎?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說:「你代表大家求證的這些上師,他們的學識程度、證量高低,互相之間都是有差別的,可是他們比社會上很多著名的人物都強,他們是不錯的上師,他們在認真學習、弘揚我的佛法,只要他們是依教奉行的,就是教人很好的上師了。可能你們會認為他們不是大聖德,我早已說過了,哪裡有那麼多大聖德?就算是大聖德旺扎尊者,還不是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呢,你能找到釋迦牟尼佛、觀音菩薩嗎?在末法時期,能有高僧大德教授就算萬幸了。」隨後,我又有一個問題請求佛陀說法:智壯法師,我們知道他是一個仁波且,怎麼又變成法師了呢?好處是什麼呢?羌佛說法道:「他是仁波且,是一個在家仁波且,他能聯合國的大使都不當,而去出家了,這不好難道是壞嗎?值得表揚的。」   聽了佛陀的定義,我們總算放心了,原來這些為師者也是難得的好上師,我們應該在他們的指導下修學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法。   佛弟子 釋智光   文章來源: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52015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