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文章】— 對 《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轉發文章—對《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在此,我向林緝光先生道歉之外,隨作些許膚淺的看法。 林先生鑑定評判《梵高、齐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文論我看了,我是在1999年英國溫布頓藝術學院繪畫系碩士畢業,也學習從事鑑定中西畫多年。梵高的藝境獨立整個西方畫壇,成為霸主,無人能及,是我崇拜的偶像。而在畫評上,我還沒有見到過對畫藝評論判定得這麼專業的,林先生的評論精闢,觀點獨到中肯,實為近年罕見扎實的藝術文評,本人頗為佩服。由於另外看到一些關於林先生的報導時,一知半解的我,被別有用心之人誤導,竟然對林先生本人作出了一些誤會的看法,我在此向緝光大師致歉。 確實,林先生身為專業鑑定評判家,對梵高、齊白石PK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立論不凡,資料詳實,論據、論點、論理,所論述之觀點,真實的反映了梵高、齊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上的超凡成就及其畫品德格。羌佛的作品,無論是水墨畫還是西方之油畫,長存於藝術歷史的長河中,有如八大山人、陳子莊的畫境,雖風格各異,卻到了前無古人之境界。盡管是歷史上的巨匠,作為PK的梵高和齊白石,畫藝已達高峰,但在與羌佛PK時,大家都能一眼看出,羌佛的畫作神形兼備,筆觸功力十足,內涵極深,用筆活透自然,技法脫俗,筆筆見功,堪為世界畫壇之瑰寶。梵高與齊白石,是各有所長所短。白石大師在傳統的東方哲學思想融匯於筆墨上,中鋒內含書卷氣,畫展老到童心,但短處是法變單純。而梵高大師是天資悟性,寫實功底較強,長處是施法頗廣,且達到畫我雙忘、天人合一、脫掉凡俗之氣,而成西方畫壇魁首。但是把梵高、齊白石的向日葵與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放在一起PK,實在是不恰當的!有幾句話我一直說不出口,再三思忖後,從道德誠實而言,應該講幾句心裡話,這是以我個人的觀點評說。羌佛的向日葵與梵高、齊白石的手筆一比,稍懂一點畫藝的人都能看出,兩位大師的向日葵,從筆觸、韻稚上,明顯帶有呆匠之氣,還有那麼一點拘謹,含儲有標本的氣息。 有一位西方友人說:林先生在文章中的觀點是東方人的觀點,西方人不一定認同。一聽這句話就是一個不懂藝術的人說的外行話,藝術根本沒有東方人和西方人的觀點,藝術是直觀的世界語言,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好的東西是活透的、有生命力的,不好的東西是呆板的、死匠的,藝術之間相互對比鑑賞,不需要外加論評,就能看出好壞。好的東西,行家都難以臨摹下來 ,因為技法、神韻含藏於藝術之中,難以捉摸;不好的東西,有繪畫基礎的人都能輕輕臨摹,仿製相同,因為技法、藝境、神韻平淡普通。我相信東西方只要懂藝術的人,都是用眼睛和心靈感受到藝術的好壞差別,而不是像那位西方友人貶低有的西方人似乎看不懂藝術,而是取捨文字的說法來判斷藝術的好壞。其實,西方人的見地觀點是不低於東方人的境界,這是人類的共性審美觀,不是危言聳聽觀,除非某一個人一點藝術細胞都沒有,那還跟他說什麼呢?什麼都不用說了! 我聽說在加州柯文納,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藝術館,有一張羌佛畫的《龍鯉鬧蓮池》,被法庭作證的評估專家評估價值為5900萬美元,若能有人複製成功,可領取600萬美金的獎。我不是想要領這筆懸獎,而是為了藝術的探討。我去藝術館實際臨摹過這張畫,果然非同凡響,最終體驗到了羌佛的技法之高妙,我無法成功。梵高、齊白石的畫我也臨摹過,有親身經歷的體驗,兩位前輩的藝境,與羌佛的藝境根本不在一個層面上,沒有可比因素。 我再次感謝林先生的論評中的精闢分析,令我有幸能夠多了解學習到更多藝術的見地。 關官豪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資料來源:【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請大量轉發:【轉發文章】— 對 《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一文的評論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sunflowerpk-comment/ #第三世多杰羌佛#梵高 #齐白石 #艺术

【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请看下面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谁厉害的结果 我在画坛度过了六十多个春秋的生涯历程中,有了这几十年的体验和实践,结识了不少名家高手,尤其是担任北京国家博物馆书画鉴定中心的总顾问,和书画评审鉴定专家以来,主要的工作是鉴定和评审东西方的画作,而所鉴定过的名画至少也有几万件了,特别是荷兰的大师梵高和东方一霸的齐白石的存世珍品。 梵高、齐白石都是世界著名的艺术大师,一个是代表西方的顶尖高手,另一个是东方画坛的特级大师;都是从各自的古典文化传统中吸取精髓,而创作新的风格和宇宙观,成为新时代和新潮流承先启后的艺术创派宗师。从他俩的作品中可以反映东、西方传统文化不同的特质。而对于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能影响整个世界的艺术文明到什么程度?是怎样的境界能导致他们成为世界美术史上,挺立的丰碑而令人高山仰止呢? 绘画评论家们把梵高、齐白石两人的作品拿来互相比较孰高孰下,而结果两位各有千秋,并且都是艺术上登峰造极不败的战将。但最近又有艺术评论家们又搬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画向日葵”和“国画向日葵”,做出了非比寻常的一番不同评价,而将梵高、齐白石再拿来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比较,孰高孰低谁更厉害而成为高手中之高手。梵高、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作品比较结果,给了人们极大的启示。 西方艺术从文艺复兴以来强调理性分析,追求形似的传真写照。利用光线、质感和细节呈现出一个写实的立体透视空间,而数百年后到了梵高的年代,对于形似以及光线的明暗人物黑扳的反感,而开创了适合他自已的,色彩明亮、瑰丽雄劲、交错的笔触的印象主义,成一代之宗师而铭刻于西方艺术文明的丰碑里。当人们一想起梵高,就会想起他独特的个性和目光如电的眼神,满身是劲,时刻都为追求艺术的灵感而栉风沐雨。他是个天生的艺术家,而且还有点神经质,自信心非常强烈;就因为他有此特性,对他自已喜爱的艺术一往直前,而无后顾之忧,他热爱自已的作品而傲视一切,他宁可遗世独立而不屑与同时代的画家们为伍。他的作品色彩明快,笔触如风起云涌般翻腾于天空中,他所画的田园、人物、花卉、等等生动活泼,每笔都是由内心的情感转化而来,开在他丰富多彩的自画像中,和超尘脱俗的“向日葵”,灵气迫人而动人心魄。 从梵高的绘画创作精神和立意中,能寻觅到他对中国水墨画有深刻的研究和认识。正因为如此,他在用笔、造形、设色方面,施展出中锋和排笔的手法。他笔下的《圣经》以几笔排成,又如他所绘的自画像,脸上的线条和色彩,已到达超凡脱俗的境界。而这些笔触我们不难发现,他吸取中国画的养份与精髓;故梵高的作品也远胜于其他西方油画家,如塞尚、高更等同时代的画家们,脱颖而出成为绝代高手。这是与东方的中华文明与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典艺术,如点彩派、德国表现主义和印象派等有着紧密相连的关系。他到最后,画到人我一体、天人合一境界时,已到了无拘束的“任自然”境界。因此他不知道还有自我的存在,而只有艺术观和宇宙观,而“任自然” 是中华文化老子哲学的精髓。他拿刀子把自己的耳朵割下来,于忘我于画的境界中,对当年社会的不公平与怨恨作出无言的反抗。 齐白石其实对印象派、野兽派、写实主义等西方绘画都有深厚的研究,取西方之精髓,融汇东方艺术的传统精神,自创一派而成为二十世纪国画大师。他落笔沉稳而力透纸背,他用羊毫笔而以书法入画,其线条刚健有力而带有婀娜多姿和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像铁线描般钢圆而有弹性。他的笔所到处随心所欲而自然天成,并配以如碑刻般强壮雄健流畅的书法。这种随心所欲的“任自然”的艺术思想,正是中华民族老子哲学和艺术文明的泉源;而又和梵高借鉴老子的哲学思维是一致的。齐白石在绘画中喜欢留白,而留白在黑白的中国水墨画中也定为是一种素彩,所谓墨分九色(中国古书墨分五色),这就说明了白色的纸和黑色的墨都是色彩。齐白石的作品有精密细致的一面,所画的昆虫如蚱蜢、螳螂、蝴蝶等,非常精致和色彩灿烂,而有些作品却是寥寥数笔,意到心不到的忘我境界。无论笔下所画的一切,生动活泼而跃然纸上,而灵气动人经络。 总之,他落笔胸有成竹,童心意趣浑然天成。 最近有人拿梵高和齐白石两人的作品“向日葵”与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向日葵” 比较,看谁绘的更厉害与超群,或对后世的影响更广和深远。而我对梵高、齐白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作品过目较多,正如我九岁在老师的启蒙下开始研究和鉴赏齐白石的画作,十四岁开始欣赏梵高的作品与研究,都己经数十年矣!同时,我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创作神往己久。为了却我的欲望和心愿,还直接乘飞机从纽约到三藩市参观“美国国际艺术馆”和到洛杉矶欣赏“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的珍藏。这两间艺术馆雄伟庄严的建筑,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艺术馆内珍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迹藏品,有不同材质的各种创作,有豪放的、也有细致妩媚而令人震惊的,不一而足;而唯一没有给参观者欣赏的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笔下的“向日葵”。当我听说有评论家拿梵高、齐白石的“向日葵” 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比较时,我自然地觉得,就以我数十年对梵高和齐白石所作的研究和经验,觉得他们三人的艺术境界是旗鼓相当的,而关于比较他们三人的“向日葵” 作品,高低之分还是有的。这包括构图、色彩、用笔、线条、神韵、灵气等等,都是可以比较谁画得更好,或者换句话说,谁的作品让观者更喜欢和给人们更大的喜悦,又或对整个世界文明和艺术观与哲学的影响更大呢?因此,我们会毫不含糊地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三人中论情性与修养,梵高会是三人之末;论功力,齐白石也在梵高之前,而梵高在西方文化中己是顶尖的强者。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现世纪的佛陀,大慈大悲渡众生而又非凡夫俗子之身。以佛陀的修为,不用说都在梵高和齐白石二人之上;以绘画的创造和功力,佛陀又岂是凡夫俗子们所能及的?就这样,胜负立判。 当那些评论家们把梵高和齐白石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 进行了一番细心的研究,同时他们进行了临摹三人的“向日葵”作品,在临摹梵高和齐白石的作品后,确实深深感觉在实践中更能认识,如真正要达到他们的境界,虽不太容易而并不难。而对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作品,临摹起来比较吃力,虽反复试了多次,不但神韵,就连外形都难摹仿。羌佛的“向日葵” 很明显地有扎实的中西画基础和传统功力,而精华粹汇,自成一派的笔触、情调与色彩。色调与笔痕浑朴厚重,温润与华美,其笔触与神韵生动活泼而融为一体,而有出神入化的磅礡豪迈与灵气,和强大的生命力。对于多杰羌佛的油画插在花瓶中的“向日葵”,画艺高绝而异变多端,构图简单玄妙,花朵大方自然,到了让人无法捉摸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灵气迫人。关于他的水墨“向日葵”,笔法豪放自然,挥洒自如,笔力沉雄稳健而飘逸如金石般韵味;从上到下,整幅画呈现和谐而有动感的境像,而自然地表现活鲜的生命力、潇洒与灵气的精神。 西方文明的梵高,东方文化的齐白石和第三世多杰羌佛三人的比较,因为文化的差异而各有千秋。而二三百年后,能够影响整个世界的,才是永恒的丰碑。“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五百年!” 而对现世的人们来说,你心中喜欢谁?谁就是最厉害的! 请看下面六幅画的对比: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一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第三世多杰羌佛水墨作品《向日葵》 第三世多杰羌佛油画作品《向日葵》 林缉光 2018 年10月26日 資料來源:http://linjiguang.blogspot.com/2018/11/pk_33.html 請大量轉發:【转发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 此文章鏈接:http://tathagatadharma.org/sunflowerpk/ #第三世多杰羌佛#梵高 #齐白石 #艺术